温州新闻网 · 鹿城支站

微信微博APP

街镇直通车:五马 | 南汇 | 滨江 | 藤桥 | 七都 | 松台 | 双屿 | 仰义 | 蒲鞋市 | 大南 | 丰门 | 南郊 | 广化| 山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鹿城新闻网  ->  悦读  -> 正文

塘河之夏 我的1975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31日 来源:鹿城新闻网

1975年,我还是个学龄前儿童,老家住在温州市区人民中路新中国电影院边上。祖父白手起家盖起了两幢三层小楼,除了喝的水是父辈到公用自来水龙头挑的,洗衣服都是母亲和姑妈们,挽着鹤兜和搓板,在塘河边石阶上又搓又揉,洗得很干净。我也喜欢赤脚到河边踱步,让冰凉的河水吻我的脚趾头。

我父亲喜欢在塘河里游泳,他曾是国家二级运动员。我当时还比较小,有一天,父亲带我的大表哥去游泳,他一个猛子扎下去游出好远。

那时温州市区水网密布,塘河里鲫鱼鲢鱼成群,有人临河垂钓,总是收获不少。而大旱之日,人人涸泽而渔,河边的人家水桶里都会放不少鲫鱼,小孩子上门去要一两尾,主人也很爽快地答应。

我的母亲在内河轮船站上班,单位就在小南门河埠头,常带我去。出发了!原先静候在码头的一艘艘小驳轮,这时在一艘小火轮的牵动下,满载着旅客,吃力地拉成一条长线,首尾衔接,由北至南往瑞安行驶。船舱两旁一长溜靠椅,中间又摆上长板凳,先到的可临窗斜倚浏览水乡的风光,而来迟的人,只好在中间的长凳端坐,瞪大双眼,观看舱内民间艺人的表演。我喜欢到船舱外透透气,浪花飞处彩云飞,可谓“御风而行,泠然善也”。

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塘河的夏季,烈日炙烤,又到了吃西瓜的季节。我家对面豆腐厂后面就是塘河,夏天可以抓蜻蜓、游泳,放飞童年的梦。祖父营造的三层小楼当时已历经30多个寒暑,见证了运动的风风雨雨,搬进来了四五家房客,我家只能挤在3楼朝西一间14平方米的房间里。邻居家抬高楼层,又遮住了我们西窗的一部分,于是我不能遥望景山上的那棵老松树了。夏天毒辣辣的太阳晒过来很“酷”,房间里像蒸笼,围着一张小方桌吃过晚饭后,父亲便领我和妹妹去大南门桥头买西瓜吃。

踱到城门头,往南拐,有一小石桥。桥下河埠头泊了三四条没有篷的蚱蜢船儿,头尾尖尖的,船身较宽,没有动力,要一桨一桨地划。船夫上身被晒成古铜色,都是腱子肉。在桥上父亲教我们辨别船上浓绿的是地雷瓜,绿中夹着蛇纹的是解放瓜。比较大品相好的自然是卖给水果行,瓜行的伙计从船上把圆滚滚的西瓜接过来抛过去,稳稳当当,没有看见失手的。船老大一支烟的光景,一蚱蜢船儿西瓜就弃舟登岸了。石桥上、人行道边的小贩将瓜一小堆一小堆地摊开卖,这种西瓜的个头要小一些,3分钱一斤,要自己挑。

有一天的西瓜特别甜,父亲带我们又去了一次大南门小石桥。那天桥下的西瓜船也特别多,我们买了5个西瓜,直把家里的木脚盆装得满满的。吃西瓜前父亲用抹布将瓜上的泥擦干净,瓜蒂切平,我和妹妹都挤在一旁看。最喜欢听父亲剖西瓜时一分为二的声音,刀锋一触即裂,嘎嘣脆的是好瓜。撑一肚子饱的时候,我们还念念不忘河埠头那满船满船的西瓜。

再后来我家从人民中路搬出去,后来又搬到临水的黎明西路。30年过去了,家还在一条线上,依然每天和塘河相知相守,闹中取静,远离臭臭的小车尾气。后来,塘河的水黑了,成了一条只能产生蚊子的河,再后来,五水共治,塘河的水又清了!近来常看到清淤船和收集垃圾的小木船,今夏我还在小南门双莲桥岸边买过西瓜。塘河的印象,附在我的脑海里,如同毛发生于皮肤上一样,30多年,与水结缘,挥之不去。

文/陈中

鹿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鹿城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鹿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致电,联系电话:0577-88030150

更多鹿城新闻

更多便民服务

更多在线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