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新闻网 · 鹿城支站

微信微博APP

街镇直通车:五马 | 南汇 | 滨江 | 藤桥 | 七都 | 松台 | 双屿 | 仰义 | 蒲鞋市 | 大南 | 丰门 | 南郊 | 广化| 山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鹿城新闻网  ->  鹿行天下  -> 正文

【鹿行天下】周延:以一事而终身行之 存一心悟人书合一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0日 来源:鹿城新闻网

周延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展览部副主任

中央美术学院博士

导语:上个世纪70年代,出生于温州的周延,因为对书法艺术的热爱和与生俱来的艺术天分,他从一名中学教师,走上了书法艺术的求道之路。在瓯江南北,他师从陈忠康、张索、张如元、林剑丹诸先生;在山东艺术学院,他师从张建军先生;在中央美术学院,他师从邱振中先生…… 

秉持着审问、慎思、笃行的求学精神,“笃行——周延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作为“文化传承·丹青力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之一,周延为中国的书法艺术带来了一种属于江南的安静、温润和典雅的力量。

 
慎思之,刻苦领悟人书合一

“对于书法艺术来说,不在乎有多少时间拿毛笔,而在于有多少时间思考书法的方方面面,有多少时间用心体验书写的律动,有多少时间反观自己写的字并进行调整。”

周延认为,仔细审视这些涂抹,可以从中提炼出自己内在的某种运笔方式。“比如,弘一法师从刚出家到圆寂的信札,按时间排序会发现他的书法越来越安详,越来越凝练。”

弘一法师是周延的博士论文研究对象,周延对他的敬仰,始于幼年。“小时候就感伤于他的《送别》,九十年代初,我在老师家看到一本宣纸印刷的《弘一法师书法集》,被深深地震撼了,记得当时我还复印了一些拿回家研读。”

2010年,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举办“浙南书法学术研讨会”,同时举办弘一法师遗墨展。周延受张索先生之邀撰写了《余字即是法——论弘一法师以书弘法》一文,后又在此文的基础上成就《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弘一法师的书法》一文,并发表在《东方艺术·书法》杂志上。

沧浪孤棹 · 169×95cm 2017

“弘一法师的字给人一种静谧的力量,是因为他把自己的精神和思想反映到了书法中,这就是极少人能达到的人书合一的境界。”周延进而解释道,书法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作者本人表现出来,就像弘一法师所说的“余字即是法”,他的书法即弘法,写字便是写心。

对弘一法师的书法作品研究,让周延对书法的深层性质有了全新的思考,而他的书法,同样走在这条道路上。周延对抵制书法的视觉化倾向有着极为自觉的意识,因而他的作品被评价为“全然是一派安静、泰然的气息”,“温和内敛而不张扬,在一个很好的尺度内保持着潇洒和从容,在极熟练的操运当中又保留了几分生涩,那些看起来不那么精致的地方,却更显得活泼自然,富有生机。”

书如其人,周延的性格笃实、宁静而坚毅,讷于言而敏于行。正因为这样的人格品质与心志,周延的书法饱含着艺术家的内在感受,流露出“君子藏器”的风范。

“书法固然应该重视直观视觉,其更高明还在于内在感受。”而要将“内在感受”融入书法并在那里生根发芽,这无疑是一个漫长的锤炼过程,书法家须在生活中,在无数次经意或不经意的书写中,察觉到某些突然涌现的独特而奇妙的东西,察觉到这些东西与内心感受之间微妙的关联,这样,那种坚实的风格和个性才可能被塑造成功。

“他一步步走过来,踏实而不务虚,保持独立的认知与见解,不随波逐流,很少沾染一般学书者易于迷失的浮躁与习气。正是具备这种品性,使他从来崇尚‘实学’的作风,书风也总有一种宁静而朴实的‘君子’之风。周延的心性与书迹是极为合一的。”陈忠康先生这样评价周延,古代优秀书家自来是把德艺双馨作为处身立艺的根本,从这一方面说,周延已得之。

笃行之,一生只做一件事
感时惟责己 · 49×22cm 2018

本月11日,“文化传承·丹青力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之一“笃行:周延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这场为期12天的展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以“笃行”为题,周延以此勉励告诫自己,一辈子坚守一样东西。这一番确定,就是一生要笃行的书法之路。

在梳理弘一法师书法的时候,周延发现弘一法师在出家后发愿写经,以恭敬心书写,十余年间其书法也得以如其戒律一样日益精深,最终人书合一,达到“余字即是法”之境界。“余也愚鲁,虽不能如弘一法师那样虔诚专一,然亦有志于此。”周延说,“论语中‘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这段话时常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起初我以为是孔子的答语‘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让我着迷。直到看到王凤仪老人说‘我虽是个极愚笨的人,没念过书,可是听人讲一个字,我就行一个字’。我意识到是‘可以终身行之者’这几个字给我以触动。”

而与可以终身行之的书法结缘,始于偶然。周延的书法启蒙源于他的姐姐和姐夫,小学二年级寒假的一天,他照着姐姐借来的虞世南楷书字帖描了几个字,这是他第一次拿毛笔,此后,便再没有放下。

卷舒形性表 · 91×50cm 2018

大学期间,作为理科生的周延在专业上的选择并不多,按照既定的“轨迹”,周延选择了数学系,但他几乎把所有大学课业之余的时间都倾注在了书法中,还毅然向当时在温州博物馆工作的陈忠康求学,开启了追寻书法的人生历程。

大学毕业后,周延在永嘉县瓯北二中任教数学,也迎来了人生重要的转折点。不久后,他考取了浙江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这次自考让我受益匪浅,通过它,我全面接触了古代、近现代、外国文学以及文学史。我将从中训练的文学理性分析思维与数学理性分析思维相结合。”周延坦言,这种“意外”的结合,深深地影响了他的书法风格,也向书法艺术之路更近了一步。

2006年,以异于常人的决心,他考上了山东艺术学院中国古代书画理论研究专业硕士研究生。2009年,凭着对书法的执着热爱,周延成功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书法专业博士研究生。

“在中央美院,你不讲艺术的最高要求,追求人生的最高目标,你还在哪里讲呢?”导师邱振中先生的一番话让初到央美求学的周延重新审视了自己,从此,他将书法确定为人生最高目标,追求艺术的最高理想。这一段时期的求学经历,使他的视野和思想,在书法艺术的殿堂里得到根本上的提升和改变。

审问之,架构书法史观

周延是一个格物致知的学者,治学不止步于成就。他用了十年的时间,对隶书趋横势的原因进行深入的研究,撰写的论文《试论书写材料对书法的影响》数易其稿,最终在2008年12月才定稿发表。通过这篇论著,周延建立起了自己的书法史观,更以此推翻了过去隶书趋横势的普遍认识。

“隶书取横势的根本原因是汉代木简的纹路造成的,写横画时简的纹路对笔尖产生有节奏的阻力,从而使敏感的书写者体验到线条内部的韵律,使他们喜欢写长横画。经过长期的这种选择,产生了取横势的隶书。”周延进而解释道,与简不同,纸是平滑的,在纸上写横画与写竖画的感觉差不多,甚至由于手腕的生理原因,写竖画觉得更顺畅,所以纸替代简以后扁状字形的隶书就被改变成方形的楷书。

赏心随去留 · 48×40cm 2018

由此,周延更进一步探索发现,由于纸的柔软特性,纸只能平铺在桌上书写,促使原来左手执简右手三指斜执笔的书写姿势变成五指执笔,使原来以绞转为主的笔法变成以提按为主的笔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周延注意到了扬州八怪题画的内容和形式,被金农题画的书法风格所吸引,便不自觉地开始研究起了这位同时有着诗人、书法家、画家身份的大家。在对金农诗书画三个领域的深入研究中,周延有了探索性的研究成果:金农的绘画具有启发性,题画书体与画面具有协调性,等等。

一般人提到金农都会想到漆书,但周延认为就金农的书法成就而言,漆书不过是个噱头,艺术性不强,不是金农的代表作品。“金农的隶书、隶楷、雕版型楷书才具有书法史意义。”周延说,金农一生着力于《华山庙碑》与《乙瑛碑》,他的隶书是写出来的,具有很强的书写性,在书写中做到笔法与结构的高度统一。周延发现,金农的一个创举,是他隶书字形非常独特,却又是非常符合汉隶的感觉。

“对金农书法中的隶、楷之辨又让我回到《试论书写材料对书法的影响》,虽然我还不能将它们有效地融合,但是其间的某种联系也让我有点兴奋。”在金农的书法分析中,周延注意到金农书法的结体与用笔的自我发展与相互作用。

“金农的铺毫用笔决定了他的笔画宜直不宜弯,所以隶书的弧线外形渐渐地被类似长方形的笔画所替代。字形结构就象是积木搭成一样,那么原来可以通过波磔从而微妙的保持字形平衡的机制被破坏了,需要相配套的结构设计,所以金农会不断地琢磨结构的细微变化。”周延认为,金农字形结构的立足点只能是楷书,正由于此,所以金农才会放弃我们认为成熟的隶书风格。

素心烟霞亲 · 134×57cm 2018

金农的笔法与字体的相关性,是周延思考书法的一个切入点。“另外金农的书法明显具有装饰性,而在书法中,装饰性一直是引领书法发展的重要元素,能否通过对书法史中的装饰性与艺术性的整理与阐释,来给出书法的某种重要本质是我一直在思考的。” 

“只不过这个课题过于复杂,我还是没有足够的理论储备来着手。”周延谦虚地笑称。而对于他来说,为学审问的道路似乎才刚刚出发,他早已做好了上下求索问道的准备:研究金农与伊秉绶的内在逻辑,梳理金农与弘一法师内在逻辑,从历史上的书法大家身上汲取营养,用书法的力量滋养着自己从容探索前进。

记者:范琦

鹿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鹿城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鹿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致电,联系电话:0577-88030150

更多鹿城新闻

更多便民服务

更多在线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