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新闻网 · 鹿城支站

微信微博APP

街镇直通车:五马 | 南汇 | 滨江 | 藤桥 | 七都 | 松台 | 双屿 | 仰义 | 蒲鞋市 | 大南 | 丰门 | 南郊 | 广化| 山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鹿城新闻网  ->  悦读  -> 正文

逝去的叫卖声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9日 来源:鹿城新闻网

上世纪,温州市区众多的清末国民时期民宅和简陋民居混杂在一起,大街小巷有小贩和货郎穿进穿出,接连不断,还伴随着抑扬顿挫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磨刀、铲铰剪哎……”“油炸锅兰花豆……”“豆腐……”“换面和盆底……”拖着韵律的声调,一声长,一声短,顺着微风传入家家户户。人们并不感到聒噪,反而乐得不用多走路,在家门口就买到所需的东西。

盛夏,闷热难当,这时,巷子里便会传来一声声吆喝,“卖冰条伐,冰条……”,听着一声声吆喝,心中随之透出阵阵的透心凉。

还有卖草药的小贩用自编温州话的顺口溜:“有白脚麻衣,落地金田,金银花藤,三见白哩白茅藤,白的马兰荔枝肾,丹阳肾啊花帽肾,舍利花啊山砒霜,山葡萄,三月黎来六月雪,白的鸡冠白脚鸡哦……”.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有鸡蛋换粮票、卖香烟票各种证票。因为证票买卖是违法的,一些从事地下票证票贩子挨家挨户悄悄地问:“煤球票,粮票……卖勿……”

这些时断时续的叫卖声,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无尽的方便和快乐。随着行业变迁,这些曾经四处逡巡的叫卖者被固定在某一条街道,他们不必担心风吹日晒,守在小小柜台,自有顾客上门。

这些回荡在空气的叫卖声成了逝去的绝唱。不知从何时起,一台台高音聒噪喇叭代替了悠远绵长的嗓音吆喝声,生硬刺耳,甚至让人颇感厌烦。

有一首歌词唱道“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昔日大街小巷的叫卖声,成了一代老温州人渺远的回忆。

“滴铃铃!”马来了,一些养马专业户牵着一匹母马进了城。“卖……马奶,卖……马奶!”特有的停顿,由远及近。因为价格不菲,买马奶的人不多,卖马奶是最少的叫卖声。

80年代温州乳品厂引进巴氏杀菌技术,瓶装新鲜消毒牛奶“江心牌”迅速风行,包月送上门。掀开用玻璃瓶的瓶盖,上面还挂着一层奶“油脂”,偷偷舔一口,啧啧……浓浓的奶香,喝完后得洗洗瓶子,次日归还。

喝马奶的渐少,这一行很快淘汰了。

炎炎夏日,你还记得小巷子里青草豆腐叫卖声吗?“青草”是一味古老的中药,用“青草”打冻,呈黑琥珀色透明的胶状似龟苓膏,温州人习惯叫“青草豆腐”,其实跟豆腐没有半毛钱关系,只因其形似,以青草道其质。

吃时撒些许白糖及薄荷水,再加点蜂蜜,清香凉爽,口感更佳,那便是一口一阵清风。

夏季的每天下午四点钟开始,听到“酱菜头……盘菜生哦……”的吆喝声。八十年代,路边买菜头小摊满街都是,甚至电影院门口,顺手买几个橄榄一只酱菜头,边看电影边咀嚼着,就像现在吃爆米花一样。小贩推一辆板车,上面摆两个红木盆,一盆黄色的酱菜头,一盆白色的盆菜生。

盘菜生酱菜头是温州的传统冷菜,由生盘菜和萝卜用盐水腌制三四天即可。生盘菜取出被切“百刀”,依旧片片相连。拌以上等酱油,再滴上几滴麻油,它的酸酸甜甜、爽爽脆脆的味道,总是令人赞不绝口。

不论男女老少都爱吃,特别是女孩边走边啃,手指头都是黄霜霜的。

只是后因酱菜头在腌制过程中,产生有害物质,改变了工艺,色素也危害人体健康,颜色恢复原色——白色,味道也大不如前。

黄色酱菜头是童年记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今天,你还记得那些一起在街头吃酱菜头的小伙伴们吗?

卖纱面,收长头发、卖冰条、换盆底、剃头担、弹棉胎、磨刀磨剪刀、兑糖儿、馄饨担、收废铜烂铁的,收旧书旧报……走街串巷的货郎渐行渐远。曾经的行当丢弃在历史中,任由它们丧失殆尽,成为岁月深处的绝响。逝去的叫卖声

文/包蔓萍

鹿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鹿城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鹿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致电,联系电话:0577-88030150

更多鹿城新闻

更多便民服务

更多在线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