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新闻网 · 鹿城支站

微信微博APP

街镇直通车:五马 | 南汇 | 滨江 | 藤桥 | 七都 | 松台 | 双屿 | 仰义 | 蒲鞋市 | 大南 | 丰门 | 南郊 | 广化| 山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鹿城新闻网  ->  社情民意  -> 正文

又一温州人登顶珠峰!他尝试的是另一种攀登方式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7日 来源:温州网—温州日报
郑朝辉在攀登途中。

  温州日报讯  北京时间5月16日15:34分,温州人郑朝辉成功登顶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虽然未能实现此前制定的“单人无协作”计划,但郑朝辉此次登顶的方式与普通的商业攀登完全不一样。

  郑朝辉原本制定的计划是“单人无协作”攀登珠峰。何为单人无协作攀登?是指无背夫、无向导、无队友的情况下,依靠自己的力量按照珠峰完善的线路去攀登。

  登山方式主要分喜马拉雅式和阿尔卑斯式。前者主要作用于商业服务,采用团队协作方式帮助客户完成攀登。后者则是独立自主完成攀登。

  去年,三名温州人陈琼、王仲辉、潘正胜登珠峰,都是商业模式,也就是喜马拉雅式,有成熟团队,有统一指挥,有夏尔巴向导协助。

  不过,出发前郑朝辉就强调,自己这次登珠峰也并非是纯粹的阿尔卑斯式:“因为我避不开使用规定的路绳。但我会自己运输自己的攀登物资,比如帐篷、炉具、燃料、睡袋、食品、氧气等。攀登时没有向导或协作的陪伴和指导以及协助,需要自己判断如何攀登,什么情况下冲顶,什么情况下撤退,遇到问题怎么解决。这些都需要独立思考。”

  这是更加接近自主攀登的一种方式。通俗地说,含金量更高。

  挑战成为国内单人无协作登顶珠峰一直是郑朝辉的一个梦想。但在冲顶前,“晕晕狼”出于安全的考虑,经过慎重选择,他放弃了自己运输氧气,也就是放弃了无协作攀登。

  在确定冲顶时机之后,登珠峰总指挥出于安全考虑,指派一个夏尔巴向导跟随。

  “虽然真心不喜欢有协作人员陪着我冲顶,但我也只能接受。”5月10日冲顶前,郑朝辉在朋友圈里作出说明。

  虽然最终没能实现单人无协作登顶珠峰,但郑朝辉的登顶之路依然与普通的商业攀登有着很大区别。

  对此,郑朝辉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不一样!”

  早在3月18日,郑朝辉就已开启征程。当日,他离开他熟悉的阳朔,登上飞往成都的飞机,开始其无协作自由攀登珠峰行程。

  行前,他建了一个群——“2018自主攀登珠峰直播群”,还提前联系了如何购买群直播小助手,对他的珠峰攀登过程进行全程直播。

  为何要全程直播?郑朝辉解释说,一方面当然是要做个见证,另一方面也是表明自己对待攀登的理念。

  在这个直播群,可以掌握他的第一手消息。

  3月28日,郑朝辉抵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正式开启珠峰之路。

  4月7日,开始珠峰攀登拉练,熟悉路线。

  4月28日,结束最后一次拉练,开始储备体能,等待窗口期,准备冲顶。

  5月10日,窗口期确定,一支支队伍开始从南坡大本营出发。

  全军突击!

  同日,“温州独狼”出动……

  从5月10日-16日,从C1到C2到C3到C4……

  5月16日,从上午开始,群友都知道今天将是冲顶之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最后的消息。

  直到5月16日15:34,直播群第一时间传来消息:“狼队”(郑朝辉)成功登顶!

  郑朝辉何许人?他为何敢于尝试单人无协作攀登珠峰?他的“身世”想必很吸引人。

  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但是,1976年9月14日出生的鹿城区人士郑朝辉却一点都不普通。

  这是一匹来自温州的“狼”。

  郑朝辉的网名是“晕晕狼”,在登山圈,熟悉他的人都亲切地称他为“狼队”。在珠峰直播群里,大家都是“狼队”“狼队”地叫着,郑朝辉这三个字很少出现。

  郑朝辉1995年开始接触户外运动,1999年开始以阿尔卑斯方式为主的雪山攀登,是一个全能型的自由攀登者。2005年,完成海拔6154米的鲁孜峰单人无协作攀登,这是他的“处女峰”。

  2010年,单人无协作登顶海拔5383米的玄武峰。

  2013年,开辟“挖掘机”线路,完成5482米的白马扎拉雀尼处女峰首登。

  近些年来,他已组织百余次雪山攀登:11次雀儿山、7次宁金抗沙……至今有一百多次5000米-7000米以上的雪山攀登经历。

  重点来了,郑朝辉并没有8000米以上的攀登经历。

  8000米以上的经历都没有,就敢去登珠峰?听起来似乎匪夷所思。

  这也是郑朝辉此次选择从尼泊尔一侧珠峰南坡攀登的一个重要原因。众所周知,尼泊尔对攀登珠峰的资格条件,低于北坡。

  20年的阿尔卑斯式攀登经历,使郑朝辉在技术、经验上都已经比较“老到”。此外,他对珠峰已经做了长达数年的研究,天气、路线、许可证、装备等等方面,“狼队”都研究得比较透。

  拿装备来说,单人攀登最大问题是如何降低重量,如何做到最轻量化。比如适合8000米的高山靴、连体服、睡袋、帐篷,能够极大限度保障装备方面的先进性。

  装备方面,郑朝辉的配备几乎都是顶级的。

  他说,这次登珠峰,几乎花光了自己所有积蓄。

  众所周知,攀登珠峰费用很高,但郑朝辉并非土豪。

  从1993年到2006年,他一直是温州双鹿啤酒厂员工,2006年待岗后专职登山教练。

  2017年,单位买断让郑朝辉获得一笔可以最低限度攀登珠峰的费用,于是他便毫不犹豫开启了自己此次的“终身大计”,也就有了昨日攀登珠峰之壮举。

  最新消息,郑朝辉已经安全下撤到C4营地。下撤过程因为体力等原因,往往比向上攀登更为凶险。因此,对于登珠峰来说,只有完全撤离至5200米左右的珠峰大本营,才能算圆满成功。

  让我们一起祝福郑朝辉平安下撤归来!

  记者:马真正

鹿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鹿城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鹿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致电,联系电话:0577-88030150

更多鹿城新闻

更多便民服务

更多在线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