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新闻网 · 鹿城支站

微信微博APP

街镇直通车:五马 | 南汇 | 滨江 | 藤桥 | 七都 | 松台 | 双屿 | 仰义 | 蒲鞋市 | 大南 | 丰门 | 南郊 | 广化| 山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鹿城新闻网  ->  经济信息  -> 正文

多国谨慎应对美贸易保护主义升温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7日 来源:中新网—经济参考报

  美国总统特朗普入主白宫后,近期分别与重要贸易对象国英国、日本和加拿大领导人进行会谈,以上国家均显示出谨慎的交流态度。受美方着手在关税、汇率等领域进行保护主义活动影响,多国面临政策调整压力,并表示贸易和经济将受到美新总统政策冲击。欧洲更是从唇枪舌剑发展成为实质抗衡,由于美国酝酿推出类似“边境税”等不公平税种,欧盟的法务商业团体已表示将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层面发起诉讼。

  贸易对象国谨慎应对特朗普

  特朗普上任后,先后在白宫会见了英国、日本和加拿大领导人,经贸关系均是对话重点。但在特朗普反全球化、欲推翻多项自贸区协议的背景下,与其会见的领导人均表现出谨慎姿态,以换取美国收敛的政策态度。

  特朗普本周13日在白宫会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并举行共同记者会,两名领导人在贸易和移民问题上持有的不同立场引人关注。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经一再强调要大幅修改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在1990年代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称美国在这一自由贸易安排中受到不公平对待。

  不过,在与特鲁多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特朗普将其论调“外交化”,表示美国与加拿大的贸易问题远不如与墨西哥的严重。他说:“美国与加拿大的贸易关系十分重要。我们会做出细微调整,让两国都受益。我们与加拿大的贸易情况远没有南部边境的问题严重。很多、很多年以来,在我们的南部边境发生的经贸交易对美国一直极不公平。”

  在与特朗普的首次会晤中,特鲁多谨慎地了避开了关于美加贸易关系的问题。他表示,希望两国一直是彼此最重要的伙伴。

  “有时我们在观点上存在不同,但一直以坚定且尊重的方式解决。让我来说教他国如何选择自己的政府,是加拿大人最不希望看到的,”特鲁多称。

  特鲁多希望与美国“互相尊重”,并补充说这是好事情,因为邻国关系非常复杂,两国之间不可能在所有问题上总是保持一致。

  外界将特鲁多的表现称为“平衡”,显示在美保护主义升温背景下,邻国的既有贸易政策承压。

  表现出相似谨慎态度的还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他与特朗普10日在白宫会谈,不仅献上投资合作大礼,还将贸易、汇率等美国频频施压的敏感问题“推脱”给财长级别对话解决。

  安倍晋三表示,他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时同意,汇率议题应留给两国财经官员讨论。“当我单独和总统在白宫时,我告诉他,我们两位领导人直接讨论汇率议题,并不恰当。”安倍在日本国会作出如上表示。“汇率议题最好由我国财务大臣和美国财政部长来处理。”安倍表示,特朗普同意这个建议。

  其实,安倍在赴美前就给特朗普送上了一份“大礼”,宣布日方将在未来10年投资约1500亿美元在美创造70万个就业岗位。而在访美期间,安倍继续开启送礼模式。

  据报道,安倍在会谈中提出,为进一步深化两国经济关系,将开展由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和美国副总统彭斯牵头的“跨领域”新经济对话。特朗普对此表示同意。根据日方的说明,新经济对话的主要课题除了两国在宏观经济方面以及在基础设施、能源等相关领域的合作外,还包括双边贸易框架磋商。

  特朗普一直认为美国在对日贸易中吃了亏,要求改变这种情况。在经贸谈判模式方面,他主张开展日美双边谈判,希望借美国的强势地位迫使日本作出更多让步。而日本则一直拒绝一对一谈判,主张进行类似“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的多边谈判,以多边机制争取更大利益。分析人士认为,安倍此次提出开展新经济对话,实际上是接受了双边谈判模式,对特朗普作出了妥协。

  去年刚刚举行脱离欧盟公投、反一体化的英国,反而成为与特朗普能够积极呼应的贸易国。特朗普在1月底会见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时表示,英国完成“脱欧”程序后,美英将“尽早”签署自贸协议。英国“脱欧”后,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寻求与美国更密切商业关系成为现实需要。

  特朗普提名的美国驻英国大使人选特德·马洛克此前接受采访时透露,两国将在一年内签署双边贸易协定,相关谈判不会超过3个月。梅访美的重要议程就是贸易合作。美国是英国的最大出口国。

  特朗普参与美国竞选以来的激进态度一度令全球不安,但分析认为,贸易对象国带有谨慎态度的接洽给外界传达了较为稳定的信息。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就从日美会谈窥探美国政策还将具有稳定性。文章指出,虽然安倍并未从特朗普那里得到任何具有切实意义的公开承诺,但他成功地与这位新总统建立了积极融洽的关系。鉴于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本能,这不能不说是安倍的一项成就。“考虑到特朗普在亚洲面临的问题的复杂性,他反复无常的性情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我们有理由期待,特朗普时代,美国对亚洲的态度将继续遵循几十年来一直支撑美国对外政策的基本、有效的原则。”

  保护主义升温引欧美冲突

  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在特朗普上台后基本被判“搁浅”,欧美协作纽带变得薄弱。当前,欧盟方面不仅忌惮特朗普对欧洲大陆一体化的负作用,还着手通过法律诉讼遏制其贸易保护主义行为。

  据外媒报道,欧盟和其他贸易伙伴国的律师团队已展开准备工作,拟向美国的“边境税”提案发起法律挑战,这可能触发世界贸易组织史上最大的案件。

  目前,美国国会中的共和党人正试图说服特朗普总统支持对美国公司税制进行大幅改革,包括建立一套“边境调整”制度,它将意味着进口要纳税,而出口免税。

  税务专家们表示,如果美国采用这一机制,那将代表着全球企业税制出现近一个世纪以来最大调整。世贸组织成员国和贸易专家们警告,这可能将给全球贸易体系带来一个重大挑战。

  分管欧盟贸易政策的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卡泰宁告诉《金融时报》,欧洲希望避免与美国发生贸易战争,因为那将对世界经济造成“灾难”。但他明确表示,欧盟将愿意对美国采取行动——无论是针对“边境税”提案,还是针对其他任性的贸易壁垒的建立。“如果有人在行为上违反我们的利益或违反国际贸易规则,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反应机制,”他表示。“我们在欧盟内部有所有的法律安排,但我们也是世贸组织等全球安排的一部分,我们希望在贸易方面尊重全球规则基础。”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世贸组织贸易争端专家鲍恩表示,“边境税”这样的案件中败诉,可能导致每年约3850亿美元的针对美国的贸易报复。这将比世贸组织史上最大裁决的数额高出近100倍。“这里的问题比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通常处理的纠纷大得多,根本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上,”鲍恩表示。

  日内瓦一位高级贸易官员表示:“我们的初步评估是,它肯定不会与世贸组织相容。”

  特朗普尚未支持关税构想,这个构想是由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以及众议院负责起草税法的筹款委员会的主席凯文·布雷迪推动的。但是顾问们赞赏这个构想,在他们看来,世贸组织对美国这样基于收入的税制没有公平对待,该构想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途径。布雷迪表示,他希望确保任何改革都遵守全球贸易规则。“我们正从设计上确保它与世贸组织相容,”他表示。

  本周末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将在布鲁塞尔迎来美国副总统彭斯,他称特朗普政府采取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将成为欧盟国家结成新贸易联盟的机会。

  容克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指出,“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关于特朗普和英国‘脱欧’的问题,目前对欧洲来说是一个重大机遇,是团结一致共同向前的时候了。但我担忧英国人会试着分化其他27个成员国。”

  作为跨大西洋联盟形成和维系的思想基础,美欧共同价值观在“特朗普时代”渐行渐远。正如法国总统奥朗德所言,美国与欧盟间“长期而坚固的”关系始终建立在价值观基础之上,并将其“自由、人权、民主、法治”等价值观的推广作为全球战略目标。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美国开始奉行保守、孤立主义的“美国优先”理念。而在欧洲,多边、多元主义仍是大多数国家的主流思想。经特朗普颠覆之后的美国价值观当前正对欧洲政坛形成剧烈冲击。值得注意的是,受特朗普政府鼓励的欧洲内部“非建制派”政治力量进一步上升,美欧价值观共同体面临垮塌的风险。

  由于在贸易、汇率政策上观点不同,美欧经济关系也即将重新洗牌。一方面,随着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美欧TTIP也将无疾而终。美国白宫官员认为,TTIP不过是将美国同欧盟成员国罩在一个屋檐下、“披着双边贸易协定外衣的”多边协定。而欧盟高官也承认,“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美欧贸易谈判被打入冷宫”。

  多国警示美政策负面效应

  面对特朗普和其保护主义倾向的贸易政策,多个国家近期发布风险警示,称自身经济增长可能面临挑战,未来须准备对策。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对美日贸易逆差表示担忧,并称日本对美汽车出口存在不公平行为,指责日本政府操纵日元汇率以获取不公平竞争优势。日本内阁府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受美国等地出口增长提振,去年第四季度日本经济连续第四个季度扩张。但共同社刊文警告,日本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或因美国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变化而面临挑战。对此,共同社认为,内需疲软将使日本经济容易受到外部因素冲击,如果美国贸易政策的潜在变化导致世界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增加,靠出口驱动的日本经济或将受到拖累。

  欧盟委员会也在发布最新经济展望报告时称,特朗普在关键政策领域的立场仍不明确,并且英国计划于3月底触发“脱欧”谈判,由此引发的全球不确定性意味着,欧洲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已经加大,对外贸易可能面临冲击。欧盟经济事务委员莫斯科维奇公开表示,尽管美国新政权推出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可能促进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但从中期来看,美国从紧的贸易政策将损害全球贸易。他说,欧盟需要谨慎应对此趋势,并保持与美国合作的姿态,维持盟友和伙伴的关系。他指出,特朗普政权显示出的保护主义倾向“毋庸置疑”。欧盟亟须理解美国新领导人对关键领域的影响,包括银行业监管、财政合作、税务和贸易标准等。

  欧洲其他领导人最近也公开提示“特朗普风险”:比利时首相声言欧洲不再是美国的“玩具”;法国总统表示特朗普政府对欧洲指手画脚的做法“令人难以接受”;欧洲理事会主席强调将美国总统列为“欧盟面临的全球威胁之一”。

  对于欧洲而言,特朗普效应可能来的更早。日经新闻社文章称,特朗普上台后首先敲打墨西哥,接下来将矛头对准日本。特朗普或许认为应先让容易对付的对手接受自己的要求,然后应对更加难缠的国家。随着美国与日本之间已经握手言和,所以德国成为新的目标或将难以避免。

  特朗普政权新成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表示,欧元是“被显著低估的‘隐性的德国马克’”,表示利用这一货币贬值,“德国持续将欧盟内的其他国家和美国作为食物”。

  “(这是)美国重商主义与德国重商主义”的对立,花旗集团如此解读纳瓦罗的发言,并将其定位为“美国掀起货币战争的宣战书”。

  如果是在以前,德国能借助欧元这一隐身衣,处在货币对立这一暴风圈外。但特朗普政权看透了“被低估的马克”这一欧元的本质。

  作为受益于美国贸易逆差的国家,2016年日本超过德国,跃居第2位。但是,从欧元区整体来看,对美贸易的不均衡与日本相比明显更加严重。仅从德国一国来看,2016年对美国就出现了创历史新高的贸易盈余。

  从欧元区整体来看,正面临需求不足。为此德国通过“被低估的马克”,借助外需加以弥补。而美国正在受到连累。这是纳瓦罗的理解。

  据花旗集团表示,按照特朗普效应影响设想,今后德国和欧元区前景有2个方向。其一是面对德国不间断的重商主义,特朗普政权将通过诱导欧元升值加以对抗。在这个过程中,德国等欧元区的核心国家将面临低通货膨胀,而意大利等非核心国家将更加脆弱。这犹如1990年代以后的日本所面临的经济陷阱。

  另一个前景是德国实施财政刺激。随着德国通货膨胀率上升,欧元区整体摆脱低通货膨胀将成为可能。但风险在于德国可能出现泡沫以及随后泡沫的崩溃。这种情况令人联想起1980年代后半期的日本。(记者 闫磊)

鹿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鹿城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鹿城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鹿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致电,联系电话:0577-88030150

更多鹿城新闻

更多便民服务

更多在线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