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 正文

推一扇门,做梦的蝴蝶已经降落

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22-11-25 14:56:17

  周庄是怎样的周庄呢?在这里,有最好的景,最好的人,最好的生活。时光都在这里慢下步子,温柔得像走进一场梦。

  推开一扇门,一些易被忽略的、细微却动人的种种风物人情,都藏在这里。周庄太容易让人生出幻觉。

  逆时光而行,去摸历史新生的骨骼。周庄的故事因周庄而生动,周庄因故事而厚重。水做的周庄,第一不缺的是桥,第二不缺的便是门。每打开一扇门就有一种意境,每进入一道门后,又另有新的陈旧故事可讲述。

  推一扇门 清河桥下人

  黎明温顺随船至,我的前生和来世至少要有一次,携云裹雨入迷漫周庄,只做一夜很长的梦就够。

  “春秋战国贞丰里,吴王少子摇域乡。”周庄位于昆山之西南,古称贞丰里。四面环水,前街后河,河街相依,傍水建房,架桥津渡。“井”形河道为骨,石拱桥架起经脉,潺潺水流做血肉——这便是周庄了,江南第一水乡之美。小桥流水人家。房舍夹街依桥,尽得地利人气;百姓凭栏闲情,美景尽收眼底。

  有河有街必有桥。这个桥,那个桥,周庄人每天都会走过这些桥,船娘的吴侬软语在耳边流淌。上桥,下桥,时间就这样往前走去。

  得闲的人们坐在水上回廊唠着家常,孩子们在街巷间追逐玩闹,连猫都有着难得的逍遥。走过一座桥,穿过一个桥洞,日子便又翻过一页。

  推一扇门 入他方世界

  门里故事槛外人,人类千方百计想拥有那轮明月,泱泱世人和那些故事,在这里故去在这里复活。

  河水慢慢流,船撸慢慢摇。沈万三指挥着他万万千千的船只,做着纵横四海的生意时,其情形必定繁盛不已。

  谈论沈万三,总免不了俗地谈论他的财富,周庄“以村落而辟为镇,实为沈万三父子之功”亦真真有史乘记载。沈厅七进五门楼,庭院深深,迴廊曲折。漫步其中,仿佛亲眼目睹了那位首富的创业史,触摸着大楼高阁、雕梁画栋,好像也沾染上了好风水。

  建筑一旦失去与人的交流,便从此生命枯竭,成为不会说话的哑巴。周庄的古宅众多,却不是某种象征的遗迹,而都真正活着。张厅便是其中难得的珍宝。

  “轿自前门进,船从家中过。”张厅作为周庄镇仅存的少量明代建筑之一,历经沧桑,却气派依旧。

  箸泾贴着墙根流来,又穿越水阁而去。后花园有翠竹摇曳,花草绕径,玉燕峰更是灵秀。

  这里有最具体的历史,和最安谧温馨的水镇情趣。阁楼柳影在水波里露出温婉的笑容,折射出历史的诗风。

  推一扇门 日光见烟火

  新年竟得遇旧日,疾走巷陌觉一半寝梦一半市井,一个完整的朝夕来了,匆忙人间各自赶路去吧。

  一方水土一方人,一乡风俗一乡食。到了周庄总也要吃面的。手工制作的鲜面条进锅走一遭,捞起盛进汤里,配上酥烂咸香的红烧羊肉,浇上最是精华的羊肉红汤。再没有比周庄羊肉面更暖人心的。

  “未吃阿婆茶,不算到周庄。”江南人爱吃茶,吃阿婆茶却是独属于周庄的习俗,这在江南其他城镇是没有的。

  古时烟火,今日红尘,周庄的阿婆们总爱在吃阿婆茶的时候总是边做针线边拉家常。一壶清茶,几碟糕点,阿婆们热烈的谈着,朗朗地笑着,往事就这样口口相传在岁月里重复与更迭。

  推一扇门 月满西楼船

  来时的水路迢远,今日见面我便想好了分离之时,望着缭绕不散的云雾,未离去就已经开始想念。

  旖旎的水乡风光,传统的建筑格局,淳朴的民间风情使得周庄遐迩闻名。文人墨客纷纷乘兴挥毫,留下传世墨宝,照耀汗青。

  《周庄》是吴冠中创作生涯的压卷之作,他将自己对周庄的浓厚情感变成笔与墨的交织。成为周庄风貌的永恒刻画,被人永久铭记。

  桥是周庄的根。十四座桥却只有一副《双桥》。陈逸飞与双桥的遇见是灵魂与灵感的相遇。双桥联袂而筑,一横一纵形如钥匙,锁住了周庄悠悠的古韵,也锁住了陈逸飞对故乡悠远的乡愁。

  周庄是怎样的周庄呢?在这里,有最好的景,最好的人,最好的生活。时光都在这里慢下步子,温柔得像走进一场梦。

  周庄梦蝶,蝶梦周庄,历来都是说不清的。(尤紫璇 周宣)


更多鹿城新闻

图片新闻

更多视频新闻